新闻详情
上城子的传说



  安新水村王家寨村东有一片苇塘,四方四角,方方正正。这块地名叫上城子。
  传说在老早的时候,有一个南方人到北方做买卖。他来到白洋淀一个以打鱼为生的村庄王家寨,住在村东的一户人家。
  有一回,他得空在村边溜达,无意中看见那片苇塘,好家伙,可了不得。当时这个南方人急得心似火烧。一连几天他都无心做买卖。常围着村子转,挨家挨户地串门儿,好像要找什么东西。一天清早,南方人正在村边儿转,他看见东边的湖面上来了一只船,这是一只打鱼的船,船上有两位老人,老太太下卡,老头儿摇船。南方人见这只小船刚靠岸,就迫不及待地登上了这老两口的破船,上船后目光就四处搜寻。打鱼人不喜欢陌生人随便上自己的渔船,又见这个人冒冒失失地就来了,便装着看不见。老头儿对着老太太说:“天儿不早啦,弄饭吃。”老太太边叨咕边和了点高粱面把锅底上的一个小洞堵上。再说那个南方人,上船后看了一会儿,看见船舱里横着一捆高粱秆儿,高兴得不得了。他问:“老爹老妈,你们这捆儿秫秸卖不卖?”老头儿听他的口音不是本地人,又问的出人意外,不买鱼干吗买秸秆?就含含糊糊地说:“这捆红秫秸是俺们老两口的枕头,都枕了三个年头啦,你看,它被磨的黑红发亮。”南方人一听,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高兴。接着又催问卖不卖,老头儿说:“你看着给个价儿吧。”南方人张口就给两吊。老头儿犹豫一会说:“两吊我可不卖。”其实,老头儿心里早就乐了,这么捆儿秫秸值两吊钱?可见这捆秫秸不平常,说不卖这个人还得给高价。于是,一个要买一个不卖,说来推去,价钱竟长到了十吊钱。老头儿为了弄明白是怎么回事,就说:“其实钱多钱少我不在乎,你说给我这捆儿秫秸究竟有什么用。”南方人没办法,只好告诉老头说:“你看东边儿的这片苇塘,那里有取之不尽的宝,拿不完的财。这块苇塘是座水城,城的南边、东边和北边都不能进,只有西头有门,只是大门锁着,你们二老都已六十花甲,这捆儿秫秸又枕得够三年,它是开这把锁的钥匙。”
  老头儿听他这么说,就眯起眼来看了看那片苇塘,似信非信地说:“这不是一片苇塘吗?”
  南方人说:“不,这是一座水城,叫上城子,只不过它六十年一转,今年显城。”老头儿听了好生奇怪,忙问:“什么时候显呢?”南方人说:“别急,只要肯拿出这捆秫秸,到时候就知道了。”于是老头儿答应拿出秫秸。
  这一天半夜,南方人和老两口划船来到苇塘边儿。当时天气格外好,明月高悬,月朗星稀。老头儿把船停稳,船头涌起了浪头,像鼓一样敲打着船头,发出有节奏的“咚咚”声。
  南方人刚和老两口下了船,只见天空的星月全没有了,霎时间变得雾气绰绰,伸手看不清五指。雾气中一座四棱四角的城池显露出来,城的周围是护城河,黑暗中河水缓缓地流着,发出仙乐般的悦耳声响。南方人叫把秫秸捆点着,三个人就忙活起来,点燃了秫秸把。火光中,三个人果然见城西边有两扇大门被一把头号儿锁锁着。当火烧开第一道捆秸的箍儿时,只听得“嘎啦”一声,城门的大锁掉在地上,门开了一条缝。待烧到第二道箍儿时候,门又开大了一点。待火烧开第三道箍的时候,门儿“忽啦”一下子大开,两扇大铁门分别靠在门楼儿两边。只见门里出现了一条宽敞的东西大街。街内明灯火仗,买卖兴隆,十分繁华。南方人带着老两口儿进了大门,一直朝街里走去。他们一边走一边看,街两旁的肉铺、布铺、生活用具摊儿、水果摊儿、茶馆、饭馆……真是说不清有多少样,数不清有多少摊儿。三个人不知走了多远,老太太就在一个卖锅的地方停下了。“那口锅早就该换了。”老太太自言自语地说着,就挑了一口锅。她拿起锅看了看,敲了敲,就问多少钱,卖锅人和别的人一样,不说话。老太太心里着急,随便扔下几个钱,背起锅就去赶老头儿和南方人。他们又走了一会儿,来到一个放着珠宝玉器的柜子前。只见元宝银光闪亮,珍珠首饰五光十色,柜前没人看,他们就拿出准备好的口袋装了起来。南方人和老头儿各装了半口袋珠宝,就急匆匆顺原路往回走,老头儿背着口袋,没走多远就累了,叫老太太替换他,老太太把锅递给老头儿,就背走口袋。老太太没走多远也累了,叫老头儿替换她,老两口又替换着背。就这样他们走走换换,不知不觉耽误了时间。那南方人只管大步流星往前走,也顾不上两位老人走得慢,当他刚跨出西门时,门已关紧了。老两口被关在门里。
  这时候,月亮和星星又都出来了,夜空一碧如洗。南方人回头看时,水城不见了,眼前还是一片方方正正的苇塘。


版权所有:安新县白洋淀景区开发有限公司
单位地址:河北省安新县旅游东路 电话:0312-5116352 客服:400-000-0000(筹划中)
英文域名:www.hbbaiyangdian.com/www.baiyangdian.biz
Copyright 2017 安新县白洋淀景区开发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
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